北京讨债公司
关于我们 服务项目 新闻中心 案例展示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北京的讨债公司合法讨账咨询
发布者:讨债咨询浏览次数:
  一笔工程款拖了3年
 
       2009年,聂井兵和黄用军夫妇俩与津佳兔业科技食品产业有限公司签署了一份工程合同。当时主体工程加上隶属工程,总金额是600万元,2010年元月份工程完工验收,津佳兔业支付了130多万元,余下的工程款商定在2011年4月30日付清。“之后又零系统碎的还了一些钱,但还欠135万元没有付清。”1月26日,聂井兵和黄用军夫妇俩等到一个准信,“津佳兔业的老总雷光华通知我们,这天给我们一个回答。”早在2012年4月29日,雷光华就写了一纸“承诺公司所欠的工程款,将按月息结算”的证明给夫妇俩。
 
       据聂井兵描绘:1月26日下午5点,守候在公司门口的夫妇俩见到了雷光华,他没打招呼,我们跟着进办公室,他打电话喝水就是不谈事。我们按捺不住问钱怎样办,他说没有。我继续追问,他把杯子一顿说:没有!妻子黄用军这时火腾的上来了,拿起桌上的计算器一摔,双方顿时发作剧烈的争持。很快就来了五六个人,对我们大打出手。直到派出所的民警接到报警后赶来将夫妻俩带走。
 
    “警察简单地问了一下状况,之后就让我们分开了。”事后,黄用军在津市市人民医院停止检查,X光检查证明她“右手第4指末节指骨后基底部撕脱骨折”。第二天,CT扫描检查她“头部软组织受损”。
 
       企业有艰难,暂时没钱还:昨日,记者电话联络到了津佳兔业科技食品产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雷光华求证此事。“他们跑到我办公室来闹,还把我的东西砸坏了。”雷光华供认1月26日下午,他的确和聂井兵、黄用军夫妇俩发作了抵触。不过,他并不供认是他叫来厂里的工人对聂井兵和黄用军夫妇俩停止殴打。“这些工人只是正好下班,听到我这里有争持声,跑进来劝架的。在拉架的时分可能手重了点。”关于欠款一事,雷光华也有一肚子“冤枉”。“我曾经支付了他们468万元的工程款,但他们不断没有开来税票,让我很尴尬。而且由于工程有质量问题,剩下的尾款里面还要扣除质保金。”不过雷光华供认,本人的确欠他们工程款。“如今办企业很艰难,只是暂时没有钱还,他们这样闹让我很难堪。